约饭不约

一直想做个司马家的群像,可惜我不认识几个人(汗

我是人设粉脑补粉,非历史粉,粉自己的脑补,对历史没兴趣。

所以【本视频纯属娱乐】不要较真啦~~

卡司选择,当然是我自己脑补中比较喜欢的形象

我脑补中的人设大概是这样的:

司马师/司马懿-陈晓;(狂霸,酷炫,理性,这个是我心中的阿师形象

夏侯玄-霍建华;(帅,非常帅,可能运气不太好

钟会-张晓晨;(群里推荐的,标准是不能太帅,不能太丑,不能太娘,不能长得太善良【神马鬼】

司马昭-林峰;(对阿昭一直有【抱着哥哥大腿哭着求放过】的形象,挥之不去

诸葛诞-陈奕;(对司马师有不一般的感情,偏执狂

陈泰-徐正曦;(你终于还是做了别人的忠臣

贾充-:嘻嘻嘻嘻嘻

所以,都是我的脑补脑补脑补~

欢迎提意见~

 

随便剪剪

最近真三玩腻了

本着对士季浓浓的热情和鸡血

打算剪个真人的发泄下

大概人物就是司马师夏侯玄司马昭钟会这些

所以问题来了

求各种推荐歌曲

 ( _ _)ノ|好的歌曲占成功MV的90%

 

甜酱:钟会大人~这是我们蜀国新推出的理财产品

钟会:我要利率最高那个

甜酱:不保本的

520贺~~~mua~~

【好像没啥CP向】因果(下)

前情提要:灭蜀之后,司马昭送了一把剑给钟会,钟会误以为司马昭发现了自己杀害其兄的真相,起兵谋反,

而司马昭的本意却不是这样,其实司马昭的秘密是?


这其实算是一场天大的误会,碰巧当事人的运气又十分的差。所以奉劝诸君,做个善男信女,不要成天动什么歪脑筋,要保持思想和作风的纯正。

不然命运可能真的会跟你开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的。其实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很多都不干人事,可是功夫做足了,也能落个善终,毕竟生命诚可贵啊。


                                                                   一、记忆中的包子


张春华生司马昭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因为司马昭的体型比一般婴儿要大一点。

司马懿一直对这件事情心存芥蒂,无形之中对这个儿子多了一份疏离和淡漠,而司马师和张春华却对司马昭疼爱有加。

司马师看着胖乎乎的司马昭内心非常羡慕,这是个多么健康的弟弟啊,而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患有眼疾,虽然父亲时常安慰自己不要在意这些

细节,要扛起作为长子的责任。可是内心深处还是摆脱不了某种阴影。


后来在医生的治疗下,司马师的眼疾渐渐好转,偶尔用眼过度会有点疼。

童年时期的司马师对于父亲的事业,虽一知半解,但多少能感受其中的艰辛,那时他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快点长大,好替父亲分担一下工作。


而司马昭的童年要轻松的多,没有人每天在他耳边念叨,身为长子要如何如何,因此调皮捣蛋的事情干了不少。

比如模仿新来的说话有点结巴的邓艾大叔讲话:“蚂蚁蚁蚁蚁蚁蚁蚁蚁,几只蚂蚁啊”

当然,就在他一个人洋洋得意的时候,司马懿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又或者偷偷在司马懿的马车后面挂个小爆竹,以及在父亲和母亲【】的时候突然从床底下冒出来……

而司马懿的棍棒通常也只能给司马昭长三天的记性。


司马昭6岁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吵架,司马师便拉着他一起陪母亲绝食。

司马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拿着一本书安安静静的看着,而一旁的司马昭却闲不住,上蹿下跳,在房间里闹腾了半天。                                                            

然后他肚子就开始咕咕响了,又不好意思跑出去拿吃的,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司马师。

司马师见他实在可怜兮兮的,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包子递给司马昭。

听说司马师绝食,比父亲母亲先一步心疼他的是府里的大小丫鬟,司马师年少英俊,正是惹人母爱泛滥的年纪,

方才出去拿书,厨房烧饭的大婶知道他从小身体比一般人差一点,怕他饿着便偷偷塞了一个包子给他。

司马昭看着包子,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不要紧的,父亲心里还是爱母亲的,只是太要面子需要一个台阶下罢了”司马师小小年纪,却是比任何人都先一步理解了父亲。

听司马师说完,司马昭才放心接过了包子。


儿时的依赖和相互扶持在长大之后变成了对家族的责任,司马师无子,司马昭就替他生了一个,司马师想守护家族,司马昭便不惜一切代价

让家族资产增殖,司马师带病出征,司马昭虽然想拦阻,却也还是尊重了哥哥的选择。

只是,他从来没想过,如果司马师有儿子怎么办?大概会是一个让他措手不及的消息。


                                                                  二、郭太后的阴谋


郭太后把司马昭叫到床榻前,命人拿来一个盒子。

仿佛一个快死的老太把自己的不孝子喊到床前,经历长久的思想斗争后终于舍得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给儿子娶媳妇了。

郭太后颤抖着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本书:“晋公,这是蜀中民间流传的书籍,你可知那钟会的真实身份?”

老太后刚说完说完就咽气了。【玩的就是你】法则之一,一定要在说出最关键的话之前死掉。

当然就算是装死也差不了几秒。

旁边一脸蒙B的司马昭,愣了大概有10秒钟才想起来,太后死了,速度作悲伤状。


而太后给司马昭的那本书,确实给了司马昭不小打击。

书名叫《司马氏异闻录之蒲元秘传》作者:霸宝

蜀中儿女多奇志。

这是一本重度少儿不宜的书籍,书的主角是哥哥司马师,还有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钟会之母张昌蒲。

极尽旖旎风情,描绘了司马师和张昌蒲两人不为人知的秘密。


张昌蒲是早年司马府中的婢女之一,后来被安插去了钟繇府上作为司马家的内应,之后钟繇对她宠爱有加,她还为钟繇生下了一个儿子。

郭太后临终前问自己是否知晓钟会的真实身份,莫非钟会不是钟繇所生?


司马昭知道那本书不过是YY之作,不过空穴来风,司马师和张昌蒲定然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那本书又在蜀中流传,甚至传到了魏国,那么身在蜀国的钟会是否也知晓这件事呢?

司马昭不确定,也不方便明着去问,于是派人送了一把司马师的剑给钟会,顺便写了封信告诉钟会,马上会和他见面,

假如自己暗示的不够清楚,那么日后当面问就好了。

然而,正是那把剑,引发了那场叛乱,虽然司马昭直到最后也没想明白为什么。

                                                       


                                                                             三、张昌蒲

子曰,唯智者能爱人,能恶人。

如果人对人绝对的忠心是一种被人所追捧的美德的话,那么这种美德的代价其实很大。

诸葛诞麾下数百人,无一人不是忠心耿耿。而却无一人能够见微知著,提醒主人谋定而后动,皆轻虑浅谋,忠有余而力不足,徒留一曲慷慨就义的悲歌。

所以在忠心和功效的选择上,司马师更偏爱后者。

他有一个庞大的情报组织,负责侦查朝中各位大臣的个人动向,这个组织中的人都是普通百姓,有厨子,马夫,奶妈,婢女等。

他们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将主人的动向事无巨细,全部汇报给司马师。

而这个组织中的人可以拥有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结婚生子,然后有自己的家庭。


这个组织是父亲手里建起来的,司马师则是重新规划了一下。

什么叫杀人不如诛心呢,举个例子:

如果你把刀架在一个老顽固的脖子上,他可能会对你说:逆贼,要杀要剐随你便,老臣就是不从就是不从就是不从。

这个时候你要真杀了他,惨了,你可就真成逆贼了。那怎么办呢?

只要在他耳朵边轻轻说一句:“你府上那个昨晚被你宠幸的小伙子可真是绝色的很啊,大人好品味。”

这位老顽固立马就会大惊失色了,此刻你就算你求着他去死他都不肯了,丢命是小事,丢面子才是大事。

司马师就这样通过他的情报组织,收集了朝中大臣的各种丑闻,并且一一记录在案。

当然也有不受控制或者隐藏太深的,那就只能——

不流血当然最好了,生命诚可贵。


对于这个组织的人来说,背叛的代价是巨大的,而专心跟随司马家则可以一辈子安安静静以平民的身份生活下去。

建立在这种关系上的忠心,让人更有安全感。


张昌蒲家道中落,自幼入了司马府,日后她将以婢女的身份进入太傅钟繇府上。

她比司马师大了很多,也是司马师变成男人的第一位导师。


张昌蒲是个聪明的女人,聪明人懂得不断审时度势,更懂得追求生而为人的幸福,司马师最初给张昌蒲设定的身份是婢女。

乱世之中男人的生存之道是建功立业,扬名立万,而乱世之中女人的生存之道则是生存本身,确切地说,是幸福地生存下去。

她饱读诗书,攻于心计,懂得何为上善若水,以进为退,表面柔弱不堪,实则心狠手辣。

因此进入钟繇府上不到一年,便成功吸引了太傅的注意。更设计迫使钟繇休掉了正妻,钟繇名誉大损却当局者迷,仍然对张昌蒲宠爱有加。


就这样张昌蒲跳出了被安排的身份,变成了钟繇之妾。

年轻的时候,想象中的世界很大,实际上身边的世界很小。

慢慢的,曾经幻想的那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而身边的世界渐渐占据了人生的全部。

为人子女,为人,为人父母。

她的儿子,她的相公,她的未来。


张昌蒲最后一次见司马师是在钟会刚刚踏入仕途的时候,那时候的她已经一身雍容的贵妇人打扮,

她请求司马师在官场上多关照下钟会,虽然这些年自己或多或少忽略了对司马家的责任,但最起码她替司马家培养了一个得力的助手。


之后两人闲话了不少家常,司马师是家中长子,早年张昌蒲对自己多有照顾,与其说是上下属关系,不如更像姐弟,当年知道张昌蒲怀孕之后,

司马师特地关照了眼线之一的厨子帮忙照应点。


所以,张昌蒲和司马师确实有那么点可以让人八卦的曾经,而钟会确实是钟繇的儿子。

                                                                          

                                                                                  

                                                           四、悲剧始末

钟会临死前感觉一只脚一件踏进了天堂,却不小心重重摔了一跤,然后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黄粱还没熟呢,你怎么就醒了。

现实为什么总是这么残酷呢,因为不动脑子的人太多。

一个男人晚上和自己老婆做了什么事,事情的后续结果如何,这个男人是再清楚不过了,绿帽子哪有那么好戴。钟会又怎么会不是钟繇的亲儿子呢。

司马昭甚至完全没调查那本书的真实性。

而钟会见到司马师的剑,情急之下更是失去了理智判断,司马昭或许另有用意?或许是有别的任务交给自己?真的要追究自己杀兄的责任,

肯定是把自己骗回去,当面对质,哪有这么墨迹还送把剑来试探的。而且郭太后那个遗诏来的也太巧了,虽然正好给自己造反当了借口,但是

若是平时的钟会,定会认真思考过度巧合必然有诈这个道理。


至于那边《蒲元秘传》,因为夏侯霸逃到蜀国之后,生活困难,便开始写小说度日,恰好同僚姜维写了一本《蒲元别传》,于是想接着姜维的书名炒作一下,

外加迎合大众口味,顺带黑一下坑死夏侯玄的司马师和钟会。

于是有了那边奇葩书籍,接着又传到了热爱看猎奇小说的郭太后手里,郭太后将计就计,离间了司马昭和钟会,从而引发了一连串悲剧。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纯属扯淡。


【会昭】因果(上)


 


本文从胡说八道的角度,纯扯淡地为您揭开钟会之乱的“真相”,狗血\黑暗\阴谋论,请一个字也不要相信。

背景和设定根据剧情架空,非真实!

还有,我真的不是被那什么剧洗脑了……


                                                                       一、   钟会之乱


钟会和司马昭的关系,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司马昭身材很好,喜欢穿着宽大的袍子,袒胸露怀,若隐若现的胸肌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挑逗的气息。

这让钟会对司马昭迷恋不已。

另外钟会是个非常高调的人,但凡第二天有重大事情需要商议,隔夜总是特别卖力,然后第二天得意洋洋地向众大臣宣布,

晋公今日身体不适,有什么事情明天在说。如是几番,朝中不少人颇有怨言,但是这样的事情别说劝诫,光是提及就让那群大臣面红耳赤了。

男人对于男人的迷恋远比女人对男人的迷恋要复杂的多,而且一旦撕破脸,谁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热恋时干柴烈火,分手时残酷绝情。英雄气并不短,只是世间自作多情的人太多罢了。


那一天,司马昭派来一个使者,使者给钟会一把剑还有一封信,信的内容不得而知,而那把剑确十分眼熟,正是司马师的佩剑。

众人不知司马昭此举意欲为何,只知道钟会看到那把剑之后非常震惊。而之后钟会的举动更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他毫不犹豫抽出宝剑,将来使斩杀。

几日之后,钟会举兵反司马昭,失败被杀。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二、往事


钟会的父亲太傅钟繇父亲的是曹氏功臣,而钟会本人从来没有把自己禁锢在必须忠于曹氏这个牢笼里。

道理很简单,钟会的父亲是曹氏忠臣,但是钟繇的父亲是曹氏的忠臣吗?钟繇的父亲的父亲,又是哪家的忠臣呢?

聪明的人应时而变,高明的人带着面具和伪装应时而变。

这个江山到底跟谁姓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他跟你姓了没。

在这个层面,钟会非常崇拜曹丕并且经常研读曹丕的文章,感悟颇深。

有钱的人视金钱如粪土,有权的视功名如浮云,这才是有意义的。

富可敌国的商人钱多了当然能视其如粪土般肆意挥霍,经历过大起大落的权贵当然能体会其如过眼云烟。

事非经过就妄下定论,不过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之徒。


聪明如钟会,很早就选择了司马氏,乱世之中想要求取功名,必须效忠一个值得效忠的家族。

司马师很器重自己,而这种器重却还是满足不了他的野心,人一旦有了野心,就不存在大小的说法,因为这种东西只会无限膨胀。

司马师和他的父亲司马懿很像,颇具慧眼也懂得用人之道,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男人。

而钟会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司马昭身上,虽然一开始确实是被那副好身材给吸引了。

如果拿着政治生涯当赌注,那么司马师是保本产品,而司马昭则是风险投资,一旦赌赢了收益不可估量。

司马师太过优秀,一切事情都在他自己的掌控中,宛如一块饱和的海绵。半点容不得他人插手。

有一个永远超越不了的主公,对于当手下的来说,其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因为自己的价值显得那么无足轻重。

在求取功名的道路上,只有对自己有利的人和对自己有害的人。而这个人的身份如何,并不重要。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并不是君主的专利。

钟会对司马师有了杀心,因为他妨碍到了自己晋升的道路。

这或许只是一个导火线,而钟会很乐意顺水推舟,积极作为一把。

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完美谋杀。

钟会知道司马师有心结,没有人是生来就能够处变不惊,冷酷无情的,司马师也一样。


感情可以压抑,可以隐藏,可以权衡利弊之后牺牲,但不能否认感情是曾经存在过的,也不能认为他现在不存在了。

司马师的第一任妻子夏侯氏,被他亲手所杀。在家族利益面前,这份夫妻感情显得那么渺小。

而感情本身没有大小,衡量感情的不是感情本身,而是这份感情所要面临的考验。

夏侯夫人始终是司马师的一个心结,这个心结不足以动摇大局,但在某个契机下,也会称为致命的毒药。

                                                                    三、惊弓之鸟

钟会在成都看到了司马昭送来的佩剑,顿感不妙,司马师是他设计害死的,此刻司马昭必然知道了真相。

谋反之前钟会曾经想过,如果司马昭成为自己的手下败将,那么他保证自己不会为难司马昭,并且会像爱自己一样爱他。

可是他对司马昭却没有这个自信,毕竟自己是杀害司马师的凶手。亲情是唯一不受任何理性支配的感情,这一点钟会很清楚。

司马昭爱自己的哥哥,正如自己爱自己的母亲。

文钦有一个俊美无双的儿子,小名阿鸯。因为貌美,儿时时常被人骚扰,久而久之练就了一身高强的武艺。

那一年,文鸯跟随父亲起兵反叛,司马师带兵亲征文钦。

连日操劳,司马师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但是只许好好调养,并不会有生命的危险。

只是不能受刺激,更不能受惊吓,否则将有性命之攸。

钟会抓住这个机会,在司马师虚弱需要静养之际,暗中引诱文鸯,设计让文鸯扮成夏侯夫人身前的模样,出现在司马师房间里。

司马师受惊吓过度,旧伤复发,痛不欲生。

长痛不如短痛,钟会顺势用匕首了结了司马师,随后挖出了司马师的左眼,掩盖了司马师的真实死因。

这一幕恰好被进来的傅嘏看到了,傅嘏是司马氏的心腹,见状拔剑大怒,欲杀钟会。

而钟会则谎称自己是受司马昭的指使,此时如果揭开真相,司马家族地位不保。傅嘏无奈之下,只能努力帮忙掩饰。

司马昭居然也接受了眼睛能夺眶而出这个说法,之后钟会的官场仕途一路春风得意,司马昭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是司马师永远也给不了的。

一个年少得志的人,总容易产生这样一种错觉,仿佛一切都能来的轻而易举,这样的人对未来往往抱有超乎寻常的狂热。

公元263年,钟会独自支持司马昭伐蜀,次年功成,升司徒。


                                                      四、司马昭的秘密

郭太后死了,死前把司马昭叫到跟前,向他透露了一个秘密。

在钟会邓艾大军伐蜀成功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突然告诉他这件事,司马昭深深地感受到这个瘦弱但是眼里时刻散发的精光女人的恶意。

如何取舍,选择权在司马昭,而无论结果如何,都不是司马昭希望看到的,搞不好两败俱伤。


郭太后告诉司马昭的这个秘密,和司马师有关,同时更牵扯了另外一个人。


未完待续……


司马昭的秘密是什么呢?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呢?

敬请期待大结局——《殊途同归》